歡迎您登錄,這里是中國招生在線!

當前位置: 主頁 > 高考資訊 > 藝考資訊 >

美術藝考青睞“怪題” “反套路”讓藝考背題無用武之地

隨著中央美術學院2017級本科招生考試最后一輪閱卷在京郊某大型運動場館內結束,一年一度的美術專業藝考正式告一段落。記者在現場發現,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鮑勃迪倫的一首歌入題

   隨著中央美術學院2017級本科招生考試最后一輪閱卷在京郊某大型運動場館內結束,一年一度的美術專業藝考正式告一段落。記者在現場發現,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鮑勃·迪倫的一首歌入題的考卷,與此前引發外界軒然大波不同,場內眾考官對它是齊刷刷地叫好。

  如果算上同樣出自央美、被稱“牛頓力學”的一道創作題——坐在椅子上,把自己連椅子一塊搬起來的方法,以及更早些時候中國美術學院以唐代古詩為題,今年的美術藝考似乎尤為青睞“怪題”。

  今年優秀卷往年或為廢卷

  中央美院顯然是鐵了心要將“反套路”進行下去。繼前兩年相繼推出“棒棒糖”“轉基因魚”考題后,今年又一次讓那些指望押題制勝的考生輸了個底朝天。殺傷力驚人的這道考題是讓考生根據鮑勃·迪倫的一首歌《答案在風中飄蕩》,給這位諾貝爾文學獎新晉得主設計一款獲獎證書。

  有人徒嘆奈何:“以前是畫什么告訴你,今年是畫什么你說了算。至于評分結果,答案在風中飄蕩。”也有人點贊:“這才是美院該有的樣子。要不每年都考頭像,那和咸魚有什么分別?”相比外界的爭議,央美閱卷組的老師要興奮得多。因為,他們從八千多份考卷里,遇見了此前從來沒有見過的一張最特別的答卷。這位考生詳細地把他的設計思路全部展現出來了——第一步驟,證書根據不同方案提供了四種材質:熒光PVC材料、非洲黑木、紅藍白條紋軟皮和白色軟皮;第二步驟,給出了四個設計方案,有熱抽象風格、立體主義風格、放棄原插畫風格實現黑膠唱片,以及后現代風格。“而且,他還詳細標明用什么樣的字體比較能表現鮑勃·迪倫的氣質,足見這孩子對美術史和設計史的了解和理解。”參與閱卷的設計學院教師費俊贊不絕口的這張試卷,最終還贏得了本場閱卷加分。

  讓閱卷組興奮的并不只是一張答卷,還有這種出題思路。“這種卷子在以往的考試中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為你沒有給他機會讓他全面展現自己的綜合能力。”閱卷員張所家解釋說,以前考題大多是給一個限定,讓學生告訴考官自己會不會應答,今年變成了給學生開放的機會,把他所有的能力都展現出來。他認為,今年試題特別有意思的是,“可能在往年是廢卷,今年是優秀卷。”

  美院考生也需要關注熱點

  從“棒棒糖”“轉基因魚”,到如今“在風中飄蕩”的一首歌,這組試題的主要“推手”都是央美設計學院院長宋協偉。在外界看來,它們都可以被籠統歸為不走尋常路的“怪題”,可宋協偉認為,其實三道題有著遞進關系。在他看來,兩年前給每位考生發一顆棒棒糖,要求他們畫出含在嘴里品出的味道,還停留在個人體驗層面。到第二年推出“轉基因魚”的時候,就開始轉向了社會焦點問題。

  連續兩年出題都與熱門話題有關,有人擔憂十七八歲的中學生知識儲量未必能應付。宋協偉認為這根本就不能成為理由:“這種焦點問題不是說我是中學生就可以不去了解,它們其實是站在大眾角度的熱點。”至于今年以諾獎入題,宋協偉解釋道,“但凡有一點點余光還能看到文化、藝術存在的人,都不會不關注諾貝爾獎項,尤其去年的文學獎還頒給了一名歌手。”在他看來,中央美院要的就是具有這種眼界的人,“我們要招那些在正常的中學學習之余還能夠閱讀和體驗社會的那一部分學生。”

  閱卷現場,聽聞最多的就是“想象力”,不少腦洞大開的作品尤受考官青睞。不過,引導學生關注熱點,有人質疑是否會削弱考核造型能力。宋協偉認為,藝術院校必須緊跟時代變化,招收各種不同風格特性和具備問題意識的學生,“這里存在對基本功如何理解的問題。別的學科還是在對造型自身的科學性進行描述,我們更注重的是敘事關系,就是你是否具有邏輯,有思想性,這也是基本功。”

  “怪題”給考前班致命一擊

  面對屢屢為大眾吐槽的“怪題”,一位不愿具名的閱卷教師認為,以往太過強調規范導致套路迭出,如今“反套路”,起碼讓擇優錄取變得更為可行。“歌詞是相當意象的,必須融入自己的理解。這也的確導致相當一部分優秀試卷都是抽象的,但是那個抽象不是說無厘頭的,絕對是有情緒的。”

  央美設計學院教授金日龍認為,從三年前“棒棒糖”讓眾人錯愕開始,考生和大眾已經在慢慢適應了。他透露,今年考卷里,就有人還在畫“轉基因魚”。“很顯然是那些考前培訓班試圖追蹤我們的出題思路,我們已經掌握了選拔優秀學子的主動權。”央美設計學院教師姚璐也認為,“反套路”給了考前班致命一擊,如今的考題已經讓考前班教學生背考題的做法再無用武之地。

  金日龍還提到,以往老家有人托他幫忙給孩子補補基礎課,他就直接給安排到考前班。“現在不必有這個階段了,社會需要動腦子、有創意的人。”不過,他并不認為這一央美模式可以拷貝到國內所有美院,“各家美院定位會有不同。我們希望培養的是引領設計的人,但是技工層面的人才同樣緊俏,如果很多創意沒有人實現,同樣是問題。”

浙江20选5走势图